《我的26岁后妈》

睥睨天下、叱诧八方,无穷无尽的气势在陈旭的身上释放出来,有种王八之气外泄,八方武将朝来的架势,浓郁到极致的死亡气息,让四周的空间都变的低沉,天空上的月亮也被吓的躲进了云层,风也吹了起来,风吼之声时不时的传来。

气息低沉而压抑,陈旭是世界顶级杀手,他从出道开始身上沾染上的杀意和死亡之意越来越浓,普通人在这种气息之下,根本喘不过来气。

陈旭手臂和肩膀上的血迹一点点的染在了闫文婷的身上,时不时还有一滴滴的血液滴落在地上,发出滴答的声音。

尤其在这种低沉的压抑之下,这种声音让人更加的压抑,胸口发闷,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窒息感觉,一个个都畏惧的看着陈旭。

在陈旭的压制之下,武警队长趴在地上的身体一动不敢动,身体却在瑟瑟发抖,刚才他和陈旭的目光对碰的瞬间,他在那双冰冷的瞳眸之中看到了尸山血海,那是地狱。

血红色,四周都是血红色,一具一具尸体去倾倒在地上,血液都在尸体中流淌出来,嘴中凝聚一片血河,一望无际的血河。

那得杀多少人?

武警队长不知道,他真的不知道,数不过来,堆积如山的尸体,数不过来。每一具尸体都是一副狰狞的面容,死的不甘心。

眼神中充满了怨毒、不甘心、恐惧、恨意、阴狠、狞笑…………

每一具尸体的眼神都是不同的,但唯一相同的是,在他们死亡的那一刻,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恐,那深深的恐惧已经印在人的心里。

武警队长看到了,他在陈旭的眼睛中睛中看到了这尸山血海的景象,所以他害怕了,眼前的人就是一个恶魔,一个杀人魔头。

武警队长可不是自己吓唬自己,他感觉的出来,这些人都是被陈旭所杀,就是面前这个年轻男人所杀,捏死他犹如捏死一个蚂蚁还要简单。

“求求你,不要杀我?饶我一命,我愿意做牛做马,求求你放我一马?”武警队长眼神恐惧,身体不停的颤抖,他的膀胱一阵收缩,一股黄色的液体在其中流淌了出来,裤子湿了,尿别吓出来了,也在裤子中流淌出来。

并不是武警队长胆小,而是着实让陈旭杀人如麻的手段给震慑住了,在勾魂使者那森然的目光之下,有几个能保持淡定?

“做牛做马?我不需要你这样的牛马,刚才的事情,你根本不值得原谅,所以你必须要死?必须要死?”陈旭的瞳孔睁的大大的,那股震人心魄的威势,再一次威压下来,一字一顿的道。

“不是我的错,不是我的错,不是我要杀你,真的不是我要杀你,你袁天明,是天京市市委书记袁天明,是他,都是他指使的!”武警队长寒蝉若惊,额头上脸上都布满了汗水,一点点在他的脸上划过。“现在可不是刚才淫邪的你了?谁的女人都敢碰,光凭这一点你……不值得原谅!”陈旭双眼一瞪,散发着浓浓怒火,想起闫文婷胸扣被解开三颗,露出风光无限,心中就是一个疙瘩。